聽住附近的姐妹今天上課跟我講 她家兔兔死了

想到她家兔子養在外面:「冷死的?」 她說:「對。」

她其實比我想像的還難過 原本以為她對那兔兔感情還好而已

聽她哥哥說那兔子吐出最後一口氣就走了 

記得那兔子前幾天看到時 看起來出生不超過兩個月

兔子是她妹妹養的 我以為她妹妹一定很難過

沒想到聽她說她妹居然講:「耶~我可以養新寵物了!」

 

畢竟是人家的妹妹 不好置喙 

但若是我弟敢這樣講就是皮在癢了 

我會把他關在外面一個小時讓他體會那種感受

去體會那種很冷卻很無力的感覺 是多麼地掙扎

跟她說:「早知道妳妹妹這樣不關心那隻兔子,就給我帶回家養。」

她嘆了一口氣 見到自己妹妹這樣對待那隻兔子 我想她也是難過

想到我家Meru多麼快樂 整天跟個山大王一樣亂跑亂跳
一想到那隻出生沒多久的小貝比兔就這樣冷死了 感到很難過



Meru甚至吃老爺送我的白玫瑰葉子,我也沒扁他~




一打開郵包就跑到郵政便利箱裡面撒野




舔遍便利箱的裡外....到底是好吃嗎?




今天摸了MERU的肚子 漲得跟氣球一樣鼓 應該是吃粉多喔

因為他不再是幼兔會不知到飽 會一直吃到撐死

但自從天變冷之後他就狂吃 草剛補好很快就吃個精光

一放他出來便便就一顆一顆掉出來 我心想他肚子是裝滿彈珠嗎?

出來跑跳一兩個小時之後 牠的肚子就消去哩
Meru現在會在有報紙的地方放屎放尿 但是都不準確就是了





ai*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